海王星手机版下载

贝斯特股份:净利润质量差偿付能力堪忧

来源:首页 | 时间:2018-10-25

  贝斯特股份与已经在创业板上市的贝斯特不同,一个在武汉,一个在无锡;一个做通信网络技术服务,一个做汽车涡轮增压精密轴承件。我们今天的主角,是来自武汉,以通信网络建设为主,同时兼顾通信与信息化系统集成、通信网络优化与维护、通信网络规划与设计业务的贝斯特股份。

  招股书显示,贝斯特股份本次上市,拟募集6.88亿元资金,其中4.3亿元将用于总部及分支机构服务机构建设,而另有高达1.7亿元的资金将用于补充流动资金。虽然通信的名头听起来挺带感,但贝斯特股份主要业务,其实是通信工程施工及整体服务商,是连接三大通信公司和诸如华为、中兴等通讯设备生产商的中间人。其业务的核心竞争力并不突出,面临来自三大通信公司下属企业及华为、中兴等设备生产商的下属企业的竞争,从主要的募投资金投向可知,贝斯特更多的是在构建自己的营销体系和偿还累积的负债。

  招股说明书显示,贝斯特股份2014年至2016年及2017年上半年净利润分别为4989.06万元、6554.73万元、10435.91万元和-658.33万元,净利润总计21321.27万元。与之相对应,贝斯特股份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分别为:3712.04万元、-2990.9万元、7475.1万元以及-12099.18万元,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总计-3902.94万元。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总值与净利润总值比值仅为-18.31%。即使剔除2017年数据(净利润与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均为负),该比值表现依旧非常差劲。

  从3年半的单年以及汇总数据来看,贝斯特股份持续增长的净利润的质量并不算好,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与净利润的持续增长也不相匹配。这种不匹配的时间持续了多久时间,我们不得而知,贝斯特股份也并未回复股市动态分析周刊的采访提纲。若净现比长时间不匹配,净利润依靠应收款进行堆积,贝斯特股份真实的业绩情况或许需要打上问号。

  除此之外,贝斯特股份应收账款增幅远高于营收增幅,回款周期极为漫长,大量资金被下游强势企业占用。2年以上应收账款绝对金额及比例增加,应收款质量同样不理想。

  数据显示,贝斯特股份2014年至2016年及2017年上半年应收账款账面净额分别为:3.87亿元、5.42亿元、7.78亿元和7.26亿元。对应当年的营收分别为:5.69亿元、7.36亿元、9.64亿元和2.57亿元。应收款占营业收入比重呈现持续上升的态势,比例分别为:68.04%、73.7%、80.66%、282.29%,显示出应收款大量堆积,回款压力剧增的局面。

  从账龄上看,贝斯特股份上述报告期内,账龄在2年以上的应收款占比分别为:7.18%、10%、9.88%、10.62%。呈现明显的上升趋势,这一趋势与公司应收款扩大相对应,高账龄应收款的绝对值更是持续扩大。

  截至2017 年11 月30 日,2014年末应收账款,收回78.09%,2015 年末应收款项,收回66.23%,2016 年末应收款项,收回39.89%,2017 年6 月末应收款项,收回22.07%。虽然公司称主要客户都是移动、联通等大客户,但如此漫长的收款周期,正严重削弱公司的造血能力,使得贝斯特股份的现金时间价值长期被占用,让经营业绩大打折扣。

  与不断累积的应收款问题相背离的是,贝斯特应收款坏账计提明显小于行业平均水平。较为明显的特征是,贝斯特股份在3年及以上的应收款计提比率相对较少。公司表示,虽然计提比率有一定差异,但实际计提水平看,公司计提总量高于行业平均水平,与华星创业300025股吧)相仿,因此计提比例和计提数量与行业对比并无差异(见表一)。

  但这一说法明显有误导,贝斯特股份与华星创业坏账实际计提水平相仿,且都高于行业平均水平,主要原因在于公司与其同样有应收款账龄偏高的问题(见表二)。

  可以看到,贝斯特股份与华星创业一样,1年以上的应收款占比明显高于其他公司。因此,总体计提水平高,并不代表计提比例与行业无差别,而只能说明公司应收款质量更差,且叠加上低于行业的计提比例,贝斯特坏账计提数或许有人为做低的嫌疑。

  此外,贝斯特常年以来销售费用完爆研发费用,产品的核心竞争力不该恭维,面临上下游主要厂商的下属公司的竞争。

  2014年至2016年及2017年上半年,贝斯特股份销售费用一直引领行业,占营收比重分别为:3.81%、4.05%、4.84%、10.81%,而同期行业平均水平基本维持在2%出头。此外,同期贝斯特股份研发费用并不出色,且一直低于行业平均水平。公司所列可比行业公司中,除中通国脉外,主要竞争对手的研发费用是远高于销售费用的,而贝斯特则恰恰相反。

  贝斯特股份以程控交换项目建设起家,发展成当下通信网络设计、建设、优化和维护的系统服务,但核心依旧是在上游如中兴、华为等购买相应设备后,为下游移动、电信等建设项目。如贝斯特股份所言,其重要对手中,也有华为、中兴等设备厂商的下属公司以及移动、电信等通信公司的下属公司,去产品的核心竞争力并不突出。

  除上述问题外,贝斯特股份的流动性风险也正在不断聚集,偿付能力堪忧。这主要得益于持续攀升的应收账款(高账龄应收款占比高)以及应付款的同期大涨。叠加上实在不怎么样的经营活动现金流,使得贝斯特股份的流动比率和速动比率持续下滑,且长时间低于行业平均水平。

  从流动比率看,行业平均2014年以来分别为1.93、1.84、1.98、1.97,一直较为平稳,但贝斯特股份再一次与华星创业相类似,逆行业走势的持续下滑。而华星创业同时也是近年来,对比公司中业绩表现最差的企业。流动比率下滑,应收款风险不断聚集再叠加基本不创造现金的经营活动现金流,贝斯特无疑已经成为一个“庞大”的吸钱机器,只进不出,且流动性危机不断聚集,这从公司募集资金中,高达1.7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就可见一斑。